╭═☆ Smile 〃 心漓 *

關於部落格
╭═☆ Smile〃 心漓 * ,、的 堂 *
  • 177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魔王傳說Part 5 (狄修斯&安亞)

 

人物簡介

  黑魔王

  時  代 架空

  背  景 類似歐洲中古世紀


  西方大地--風之地


  安亞:女主角。

  狄修斯:男主角。(風魔:毀滅之神)

  賽利:狄修斯的寵豬。

  神官:狄修斯與安亞的舅舅。

  嘉肯:神官的養子。(風神:融合之神)

  蓋文:安亞的義父。

  蒂絲:安亞的義母。

  村長:丘隆村的村長。

  尼克:仰慕安亞已久的丘隆村的村民。

  碧翠:丘隆村的村民。

  西麥:黑武士特衛隊隊長。


  東方大地——木之地


  大祭師:彪皇國大祭師,神官的大哥,安亞與狄修斯的舅舅。

  人物簡介 南方大地——沙之地

  沙達王妃:原白髮神女,如今爲沙達王之妻,基納魔神的奴僕。

  人物簡介 北方大地——冰之地

  塔莎:白巫女。

  巫馬王

  時  代 架空

  背  景 類似歐洲中古世紀

  人物簡介 西方大地--風之地

  雅爾伊斯洛藍(雅洛藍):巫馬王,狄修斯與安亞之子,西方大地與東方大地共同的主人。

  賽克:巫馬王的金色寵豬,賽利的兒子。

  神官:嘉肯的養父,七十多歲,看上去卻依然不到四十歲。

  嘉肯:繼狄修靳之後成爲風王和西方大地的統治者。

  塔莎:原是北方大地的白巫女,現爲嘉肯之妻。

  安傑利爾(安傑):嘉旨與塔莎的兒子。

  妮貝拉:嘉肯與塔莎的女兒,安傑利爾的妹妹。


  東方大地——木之地


  圭南:彪皇王,東方大地的統治者,前彪皇王的兒子,莎裏耶的弟弟。

  人物簡介 南方大地——沙之地

  列坦尼:沙達王,前沙達王與白髮神女之子,南方大地的統治者。

  梅麗妲:列坦尼的雙胞眙妹妹。

  人物簡介 北方大地——冰之地

  摩克:北方大地的統治者。

  波拉:摩克的妻子,莎裏耶的女兒。

  茜亞:摩克的妹妹。


  海中天——聖地


  愛西芙:依絲麗的長女,女蘿族族長。

  瑪荷瑞:依絲麗的次女,女蘿族巫女。

  絲朵兒:依絲麗的三女,聖湖守護者。

  那曼:愛西芙的丈夫。

  吉瑞恩:愛西芙的禁臠之一。

  卡娜:那曼的小老婆之—。

  樹要:瑪荷瑞的禁臠之—。

  唐曼:瑪荷瑞的禁臠之一。


序 幕

  沒有黎明的來臨,只有黑暗的序幕;

  沒有陽光的微笑,只有雨滴的飄零;

  這個世界是黑暗的,如果沒有你的笑容;

  這個世界是孤獨的,如果沒有你的存在。

  爲什麽沒有希望?

  爲什麽沒有奇迹?

  因爲希望迷失在我心中,

  因爲奇迹隱藏在我手中,

  我要找回希望,我要創造奇迹,

  因爲我不要失去你,我不要沒有你的

 

第一章

    “她走了?!”

    這一聲怒吼兇猛得整個森林都隨之而震動不已,連那個自“立正站好”後就
沒什麽動靜的大山人也忍不住瞄過來一“眼”。

    “你說她走了是什麽意思?”大祭師又跳腳又揮舞著雙手狂吼,像只火燒屁
股的大猩猩。

    “笨蛋,就是她離開了,”狄修斯不耐煩地斜睨著那個正在蹦蹦跳的人。“不見了,消失了,找不到了,這麽簡單的意思你都不懂嗎?”

    “你!”大祭師氣得頭頂開始冒煙。“你才是蠢蛋!那些黑武士守衛究竟都在幹嘛?睡覺還是聊天?人都不見了他們還懵懂不知!還有你,不是說她今天會對你和盤托出一切嗎?你卻傻傻的讓她放你鴿子,你們統統都是白癡嗎?”

    話聲剛落,眼一眨,大祭師的雞脖子又被狄修靳掐住了。

    “你真的不想活了嗎?”

    狂佞的眼神,冷酷的語氣,十成十的殺氣,嚇得大祭師的囂張氣焰登時嗤一聲熄滅了,一顆心眨眼間凝成了冰塊,他渾身發冷地屏住呼吸,兩隻眼睛驚恐地回瞪著狄修斯,連一口大氣也不敢出。

    這回可沒有人能救他了,他可不想來個壯志未酬身先死啊!

    神官看了同樣心驚膽跳,忙戰戰兢兢地插進兩人中間打圓場。“好了,好了,狄修斯,他也不是有意的,不都是爲了安亞著急嗎?就算你這次非得活活嚇死他不可,也不急在這一刻嘛!現在先來想想安亞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比較優先吧?”

    狄修斯冷冷一哼,這才鬆手轉身輕蔑地背對大祭師。

    “只有一種可能。”

    “什麽可能?”

    “她跑去找那個臭女人去了!”

    JJ  JJ  JJ

    將近一年前,她們在黑夜籠罩的沙漠裏分道揚鑣,將近一年後,她們在陽光普照的海上重逢,兩個看似年齡相近,實際上卻相差一百歲的女人相互瞪住對方,一人滿眼驚訝,一人滿臉嫉妒怨恨。

    安亞驚訝,因爲她記憶中的白髮神女已不復往日的高雅純潔、神聖端莊,如今的沙達王妃高貴華麗、冶豔淫媚,活脫脫一副禍國殃民的妖姬模樣,安亞實在不能明白,她爲何甘心做如此巨大的轉變?

    就只爲了那俗世的榮耀嗎?

    而沙達王妃自然是嫉妒安亞的年輕,怨恨安亞“搶去”她神女的地位。她也不能明白,一無功,二無苦勞,三無驚人美貌的安亞憑什麽得到這等光耀的身分?

    她就是無法甘心!

    “嘖嘖嘖……”眉眼斜挑,沙達王妃毫不遮掩地顯露出她的輕蔑,“畢竟是在西方大地長大的,明明是東方大地的人,一聽到他們有危險,馬上就來自投羅網了,不愧是神女呀!”她冷嘲熱諷地說。

    “一我不是爲他們,”安亞卻立刻斷然否認了。“我是來跟你談條件的。”

    “談條件?”沙達王妃怔了怔,旋即有趣地笑了。“你有什麽資格跟我談條件?”

    安亞舉出一根手指頭,“第一,就算是在你的船上,我也有把握你絕對動不了我。”話落,她再伸出第二根手指頭,“第二,雖然我是神女沒錯,但是我才不管什麽東方大地、西方大地、南方大地或北方大地人民的死活,那都與我無干。”接著,她又伸出了第三根手指頭。“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縱使你不喜歡我的條件,但我保證你的基納魔神-定喜歡得很!”

    沙達王妃聞言,兩眼徐徐地眯了起來。“是嗎?好,那我就姑且先聽聽看。說吧!你要談什麽條件?”

    安亞放下手。“很簡單,我馬上就可以給你神女的血,但是……”

    沙達王妃的雙眸遽然大睜,顧不得安亞猶未說完,便吃驚地打斷了她的話。

    “你馬上就可以給我你的血?”她腦袋秀逗了嗎?

    “沒錯。”

    兩隻眼睛不可思議地盯住安亞片刻,沙達王妃驀地又眯起雙眼。

    “那麽你的條件是?”

    “我剛剛說過很簡單的。”

    “那就說啊!”

    安亞倏地泛出一抹詭異的微笑。“我要基納魔神出來之後的頭-件事就先殺了狄修斯,並且把他的靈魂送入冥界交給冥界之王!”

    “呃?!”一聽,沙達王妃更是傻住了。“殺了……風王?”

    “沒錯!”

    “我……我不明白。”沙達王妃驚愕得櫻唇微啓,兩眼直眨,就連她這麽聰明的人也無法理解安亞到底是哪幾根筋不對勁了。

    “你不需要明白,”安亞依然在微笑,眼神卻冷漠得令人打從心底結冰。“你只要傳話給基納神,他會明白的。”自願淪爲魔神奴僕的人不需要明白,主人明白就夠了。

    沙達王妃黛眉輕皺。“就這樣?”難不成是詭計?或是陰謀?

    “對,就這樣,而且在他打破結界出來之後,把狄修斯的靈魂送入冥界之前,他絕不能做出任何破壞人界的舉動。”安亞說完,隨即又想起什麽似的哦了一聲。“還有,在基納魔神殺死狄修斯之前,你也要收好所有狡詐卑劣的手段,別再任意使出來了,明白嗎?”

    沙達王妃更狐疑了。“你確定?”

    微笑倏地轉爲譏誚,“幹嘛!偉大的沙達王妃原來是這麽龜毛的嗎?還是……”安亞刻意嘲諷地斜睨著她。“你怕我?哎呀,早說嘛!我可以……”

    沙達王妃神情驀寒。“開玩笑,誰會怕你!好,我們現在立刻出發到海中天!”說著,她轉身欲待吩咐起錨開船,不意安亞卻又冷不防地丟出來這麽一句。

    “誰要跟你去海中天啊?”

    沙達王妃霍然回過身來。“你這是什麽意思?”果然是在耍她!

    安亞嗤之以鼻地從喉嚨裏哼了一聲。“別來這一套我跟你講,你以爲我不知道嗎?這次你去海中天,基納魔神交給你一座他親手捏制的神像,只要對著那神像召喚,你就可以和他溝通了,我幹嘛還要跟你去海中天?少把我當白癡了!”

    沙達王妃面色變了,“你怎麽知道?”她驚叫。

    “我爲什麽不能知道?”安亞得意地嘿嘿笑。“老實告訴你吧!這世上任何偷雞摸狗的事都瞞不了我的。”

    沙達王妃的臉色更難看了,咬了咬牙。“好,你等我,我進去請示大神。”語畢,她便回身進入船艙,忍耐著不去理會身後追來安亞嘲諷的嘟囔。

    “魔神就魔神囉!都已經被趕出天界了,還叫什麽大神嘛!”

    這個該死的賤女人,總有一天一定要讓她後悔莫及!

    沙達王妃暗暗詛咒著消失在船艙口,可是不過片刻後,她又出現了,臉上還挂著一絲訝異之色。

    一見沙達王妃的神情,安亞就明白答案是什麽了。“如何?”

    “大神一口就同意了。”沙達王妃口氣很詫異,卻又帶著點兒不甘願。

    “很好!”

    眼見安亞滿意的笑容,沙達王妃忍了又忍,還是忍不住惡意地問:“你不怕大神誆你嗎?”希望能打掉安亞臉上滿意又得意的神情,並塗抹上疑慮不安的色彩。

    沒想到安亞反倒有趣地笑了。“看樣子,你雖然是基納魔神的奴僕,卻沒有我瞭解他喔!”說著,她老神在在地轉眸注視著翻湧的浪花撲上雪白的沙灘上,吐出一個個無奈又哀傷的泡沫後又默默的退去。

    “你知道基納魔神爲什麽會被趕出天界嗎?”

    “……不知道。”縱然再不甘願,但是沙達王妃還是不能不承認她的確不知道,自然,她也不敢去問基納魔神說:“你爲什麽會被趕出天界?”她又不是活膩了!

    安亞輕蔑地哼了哼。“因爲基納魔神雖然是個殘酷暴虐的傢夥,什麽樣的殘暴手段他都使得出來,而他也確實非常愛做那種事,但他同時也是帝神的雙生弟弟,所以,如果他能安於這個身分的話,其他大神還是會多方容忍他的。可是……”她冷笑。“也就因爲基納魔神是帝神的弟弟,所以他也比任何大神都來得傲慢自大,甚至自認比帝神更適於做天界的主宰者,因此就不自量力的跑去向帝神挑戰,不問可知,他自然是落敗了,而且被逐出天界送入永恒之都監禁。可惜沒多久就被他逃了出來,並來到人界,打算把人界改造爲他理想中的世界,然後自立爲主宰,好與帝神相抗衡,再一次向帝神挑戰。

    ‘說了這麽多,其實重點只有一個,基納魔神太過高傲自大了,他自認偉大到足以主宰世界,因此,他根本就不屑於使用卑鄙下流的手段,他手下的奴僕盡管這麽做沒關係,但他絕不會使出卑鄙的手段來。若是有人建議他這麽做,他還會反過來認爲你藐視他,搞不好一怒之下就把提出建議的人給宰了也說不定喲!’

    聞言,沙達王妃不由得悄悄打了個哆嗦,再想到适才差點如此建議基納魔神,禁不住又暗暗咽了口口水。

    好險!

    ‘總而言之,既然他同意了,我就信得過他,這大概是他唯一可取之處吧!所以……’於是,安亞很大方地伸出左手。‘來吧!來取我的血吧!’

    之後——

    ‘好了,送我回岸上吧!記住,在基納魔神出來之前,你最好乖乖的喲!’

    冷眼目送安亞離去,沙達王妃的臉色已陰鬱到極點了。

    等著吧!只要得到神女的血,二十一天之後,大神就可以打破結界出來了,屆時,哼哼哼,看那囂張的女人還能如何得意!

    JJ              JJ               JJ

    熟悉的山林、燦爛的原野,一排排的七葉樹和梧桐樹依然佇立在路旁親切地向歸人招手,一窪窪菜圃和花田仍舊閃耀著豐鬱的色彩,丘隆村始終是那麽淳樸自然的存在。

    不過離開一年多,安亞卻已覺仿佛隔世般遙遠了。

    據她所知,蓋文伯父和蒂絲伯母已經搬到丘隆村裏來住了,只是不清楚住在哪里而已。不過,她的運氣很好,才剛走入村裏,她就瞧見他們了。

    如同往常一般,在夏日近傍晚時分,徐徐涼風吹拂下,單純又容易滿足的丘隆村村人們總是會聚集在丘隆村中央的曬穀場上,圍坐在那棵不曉得幾百歲的老柏樹下閑嗑牙,女人悠閒地縫綴衣物,小孩子則在周圍跑來跑去的玩耍。

    蓋文伯父和蒂絲伯母就坐在村長旁邊聊得正開心。

    不過,第一個注意到她的並不是蓋文和蒂絲,而是那個對她癡心到令人頭痛的尼克。一眼見到她,他先是呆了呆,繼而揉揉眼睛再看,隨即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眼,然後興奮地跳起來歡呼。

    ‘安亞!你回來了!’

    他一叫,衆人便不約而同地把視線栘過來,一眼見是她,立即個個面呈驚喜之色地迎向前團團包圍住她。

    ‘安亞,你真的回來了!’

    ‘安亞,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嘖嘖!安亞,你好像更漂亮了喲!’

    ‘這一年多來,你過得安好嗎?’

    ‘怎麽也不捎封信回來呢?’

    ‘大家都好想念你喔!’

    大家七嘴八舌地搶著詢問,真誠地付出他們的熱情與關心,安亞頓時感動得差點掉下眼淚來。可是……

    ‘聽說你到風堡去服侍黑魔王,是真的嗎?’

    ‘黑魔王是不是真的很可怕?’

    ‘有人說他比大樹還高,肩膀至少有一尺寬,眼睛跟碗口一樣大,鼻孔一吸就吸進一隻鳥兒,嘴巴大得可以一次塞進一隻牛,而且……’

    ‘而且他只要瞪你一眼,你就會掉下一層皮來,不會是真的吧?’

    ‘他頭頂上真的有長兩支角嗎?’

    ‘他一餐吃幾個人?’

    呃……這個就……唔嗯……平常一餐吃一個,很餓的時候一餐三個,有時候四個,而且一定要剛宰的新鮮人肉……

    他們到底在講什麽東西呀?!

    安亞險些笑出來,然而下一刻,當蒂絲慈祥的雙眼濕漉漉地凝住她時……

    ‘安亞,你總算回來了!’

    滿腹的思念與辛酸終於崩潰決堤,安亞立刻哇的一聲哭到蒂絲溫暖的懷抱裏去了。

    ‘蒂絲伯母,我好想你喔!’

    蒂絲的熱淚也忍不住滑下面頰,但她卻在笑著,‘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別哭了,別哭了!’她哽咽地摟住安亞的身軀呢喃著。

    而蓋文則用他寬大的臂彎包住她們兩人,雜亂的落腮胡上同樣綴滿了晶瑩的淚珠兒。

    ‘是啊!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好半天後,三人才在村人的勸慰下收起淚水,並在老柏樹下坐定,然後大家又開始你一言、我一句地問個不停,但最重要的只有一句。

    ‘你不會再離開了吧?’

    安亞遲疑了一下,‘不,我必須再離開,這次回來,我是想……’她望住蓋文與蒂絲,‘請你們兩位,還有……’再轉向其他村人。‘你們所有人,都跟我一起走。’

    ‘咦?跟你一起走?’衆人異口同聲驚呼。‘走到哪兒?’

    ‘風堡。’

    ‘欸?’衆人更是滿頭霧水。‘爲什麽?’

    安亞爲難地看著大家。‘對不起,我不能說,但是請你們相信我,我完全是爲大家的安全著想的。’

    ‘我們的安全?可是……我們會有什麽危險?’除了黑武士之外,他們也想不出會有什麽危險。可是這一年多來,不知道爲什麽,黑武士不但沒有找過他們絲毫麻煩,而且非常嚴格的遵守只准巡視,不准騷擾百姓的原則,害他們開始覺得日子好像有點無聊,連想抱怨都不曉得有什麽可以抱怨的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能說。’安亞歉然道。

    衆人面面相覷片刻。

    ‘可是……這是不太可能的事呀,’村長同樣爲難地搖搖頭。‘別說我們撇不下這片辛苦經營的家園,就算我們狠得下心,風堡可不是任人說要進去就進得去的,又怎麽可能讓我們住到那裏頭呢?’

    ‘這個你們可以放心,’安亞自信地挺挺胸脯。‘我保證你們一定可以住進去的。’她這風王妃可不是當假的!

    ‘因爲你肚子裏的孩子的父親是風堡裏的人嗎?’始終以若有所思的目光悄悄打量安亞的蒂絲突發驚人之語。

    雙頰驀然升起兩朵紅雲,‘蒂絲伯母,你怎麽知道我……我……’安亞尷尬得說不下去了。

    ‘我剛剛抱著你的時候就感覺到你的肚子已經凸起來了,’蒂絲目光盯住安亞的小腹。‘我想,那絕對不是吃胖的吧?’

    安亞尷尬地瞥向驚訝的衆人,還有滿臉失望的尼克,而後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發。

    ‘是……呃……是風王。’

    ‘耶?!’

    衆人失聲驚呼,其中最大聲,也飽含了強烈憤怒與不滿的怒吼是出自蓋文的大嗓門。

    ‘他強暴你?’

    強暴?!

    這誤會可大了!‘不是!不是!’一驚之下,安亞連忙搖頭否認,‘他沒有強迫我,真的!而且……’她苦笑。‘老實說,還是我挑中他的呢!’雖然不是刻意去挑中他的。

    ‘你挑中黑魔王?’刹那間,驚訝又轉爲錯愕。‘你在開什麽玩笑?’

    安亞無奈地聳聳肩。‘不是開玩笑啦!總之,你們只要知道我現在是風王妃,所以,我要讓誰進風堡住就讓誰進去住,就算是風王、神官或嘉肯,他們也不敢多說半句!’

    ‘嘉肯?’這又是哪一位大爺?

    ‘代理風王啦!’

    原來如此,是代理風王啊……天哪!風王居然有代理的?

    現在究竟是怎樣啊?

    單純的村人們已經越搞越糊塗了。

    ‘我知道了!’尼克驀然大叫。‘一定是丘隆村有什麽危險,所以你就犧牲自己嫁給他,好教他答應讓我們住進風堡裏避難的吧?’

    ‘原來如此!’衆人頓時一陣恍然大悟。

    安亞則是一臉啼笑皆非,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

    ‘你不應該這麽做的,’蒂絲難過地直搖頭。‘嫁給黑魔王那麽殘酷的人,你的日子一定過得很痛苦吧?’

    ‘是啊!安亞,’蓋文同樣爲她感到不值。‘不應該犧牲你自己的!’

    ‘睡在那種男人身邊一定好恐怖!’

    抱著小娃娃搖呀搖的碧翠同情地歎息著,其他人不覺也跟著既感激又同情的輪流發表可笑的言論。

    ‘對啊!安亞,你好可憐喔!’

    ‘沒想到你爲大家犧牲這麽多!’

    ‘我們該怎麽感激你才好呢?’

    ‘有什麽需要我們幫忙的儘管說,譬如要我們幫你躲開黑魔王也沒關係。’

    ‘可憐啊!還要替黑魔王生孩子,那孩子一定也很恐怖!’

    ‘是啊,是啊!他……’

    安亞聽得直翻白眼,很早以前她就知道丘隆村的村人們都很單純,卻不知道他們竟然單純無知到這種程度,簡直已經到達令人想裝作不認識的地步。

    最後,當她聽到某個村民說:“那孩子一定不吃母奶,要喝人血。‘時,終於覺得已經太超過,她再也忍耐不下去了。

    於是,她正準備給他們來個震撼大翻案,驀地,頭頂上突然砸下來一顆不曉得什麽東東,原以爲是鳥屎,低頭一瞧卻是一粒果核。

    果核?!

    柏樹會掉果核?而且還是吃剩的水蜜桃果核?!

    滿腹狐疑地,安亞徐徐仰頭一看,驀然臉色驟變的跳起來尖叫。

    ‘你怎麽會在這兒?’

    還在忙著議論紛紛黑魔王的孩子到底會有多恐怖的村人們,頓時被她那一聲媲美殺雞的尖叫給嚇得差點破了瞻,個個拍著胸脯直呼嚇死人,還有人猛摳耳朵。然後,衆人先後循著安亞的視線方向往上張望,赫然瞧見-個清秀得像個女人的大男人高高坐在柏樹橫出的枝幹上,笑眯咪地晃著兩條腿。

    ‘嘿嘿!心有靈犀一點通嘛!我一猜,就想到你一定是回到這兒來了。’

    ‘通你的頭啦!居然給我躲在那兒偷聽,還不趕快給我下來!’

    ‘哪是偷聽,我是光明正大的聽啊!’

    ‘你還有話說!’安亞怒吼。‘還不給我滾下來!’

    ‘好嘛,好嘛!下來就下來嘛,幹嘛那麽凶嘛!’

    噘著嘴不情不願的,那個男人簡直就像是會飛似的一躍而下,一站在平地上,村人們立刻發現這個男人雖然很瘦,卻高得有點嚇人,偏偏又頂著一張笑嘻嘻的清秀臉蛋,好似那種不搗蛋就不爽的小頑童似的,看起來實在有點不太搭調。

    習慣性的,安亞歎著氣把他的衣服拉好,腰帶束緊,頭髮攏整齊。‘只有你一個人來嗎?’居然還穿著三天前的衣服,真是想不透怎麽會有這麽懶的人!

    ‘我是一個人,不過,他們遲早也會跟上來的。’

    ‘哦……’悄悄的,安亞擡眸覰著狄修斯。‘你在生氣嗎?’她說的自然是放他鴿子的事。

    狄修斯微微一笑。‘你說呢?’

    他沒有生氣。

    因爲這樣,安亞更覺得自己沒有做錯。‘對不起,我還是不能告訴你。’

    狄修斯無所謂地聳聳肩。‘我說過我會等。’

    是喔!不過,再等也只有二十一天而已了。

    當然,安亞並沒有說出來。她逕自拉著狄修斯轉向蓋文和蒂絲。‘蓋文伯伯、蒂絲伯母,他就是狄修斯。’

    哦!原來他‘就是’狄修斯啊!可是……

    狄修斯又是誰啊?

    蓋文滿懷困惑地向狄修斯頷首示意。‘你好。’

    沒想到狄修斯卻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安亞連忙用手肘頂頂他的肚子。

    ‘喂!你幹嘛!蓋文伯父在和你打招呼,你也要跟人家打個招呼呀!’

    狄修斯這才懶洋洋地瞥過去一眼。‘我從不和人打招呼。’

    ‘我管你以前有沒有和人家打過招呼,現在我叫你和人家打招呼,你就給我打招呼!’安亞咬牙切齒地說。

    狄修斯考慮了一下。‘怎麽打?用拳頭嗎?’

    ‘你少給我裝白癡!’安亞低吼。‘蓋文伯父說:你好,你也同樣回他一個:你好。這樣也不會嗎?’

    ‘那又有什麽意義?’

    ‘沒有任何意義,那就是打招呼!’

    狄修斯不屑地打從鼻子裏哼出一聲,‘無聊!’

    ‘你!’安亞哭笑不得。‘你到底打不打招呼?’這傢夥欠扁嗎?

    見她又生氣,狄修斯只好投降了。‘好嘛,好嘛,打就打嘛!’說著,他不情不願地在嘴裏咕噥了一句,‘你好。’也不知道是在對誰‘好’,看起來好像是在對他自己‘好’。

    安亞立刻又橫過去一眼。‘你在對誰說話呀?’

    狄修斯兩手一攤。‘我怎麽知道!’

    ‘你……’

    眼看安亞又要冒火了,蓋文趕緊把她拉到一邊。

    ‘他到底是誰啊?’瞧他們的模樣實在很曖昧,不問清楚不行!

    ‘狄修斯啊!’剛剛不是才說過的嗎?難不成蓋文伯父已經開始老年癡呆了?

    ‘我知道他叫狄修斯,可是他……’蓋文瞥過眼去。‘他跟你又是什麽關係?’

    安亞愣了一下,隨即失笑。‘啊,對喔!是我沒有介紹清楚,抱歉,抱歉!其實……’她瞄了瞄狄修斯。‘他就是你們剛剛在討論的人嘛!’

    剛剛在討論的人?

    可是剛剛他們在討論的只有黑魔王一個人呀!

    ‘呃?’蓋文不覺一臉茫然。他有漏聽了什麽嗎?

    ‘怎麽,這樣還不夠清楚嗎?’安亞不覺又笑了,‘好吧!那我就說得更明白一點好了,他呀……’她笑得頑皮。‘就是我的丈夫,孩子的父親,風王啊!’

    他們的對話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其他人自然都難免會聽到,可是乍一聽見正確答案——非常簡單明瞭的答案,一時之間,大家竟然有種聽不懂她說的是哪一國話的感覺。

    她的丈夫?

    孩子的父親?

    風王……黑……魔王?!!!

    ‘什麽?他就是黑魔王本尊?騙人!’村人們異口同聲大叫。‘不信,不信,打死也不信!’

    意料之中的反應!

    安亞不禁大笑了。‘是啊,是啊!是我騙人的,真可惜啊!你們都沒有被我騙到,沒想到你們都好聰明喔!’

    於是,大家也跟著笑了。

    ‘真是頑皮啊!這種事怎能拿來開玩笑呢!’

    嘿嘿!她是在開玩笑嗎?

    ‘就說嘛!黑魔王哪可能是這樣的!’

    可他就是這副德行咩!

    ‘對呀!怎麽看也吃不下一隻牛的嘛!’

    他何止能吃一隻牛啊!只不過不是一口吃下去的而已。

    ‘別說他是黑魔王了,說他是一般黑武士我都不信,這麽瘦巴巴的,根本不夠看嘛!’

    是喔!等他發飆時可就‘好看’囉!

    安亞笑咪咪地聆聽大家的評語,一臉促狹的神情,蓋文與蒂絲瞧著瞧著卻反而越來越心驚了。

    只有他們足夠瞭解安亞的個性,瞭解她捉弄人時的方式,倘若她真的是在開玩笑騙人的話,她絕對不會是這種看好戲般的反應,她必定會設法說服大家相信她的話,等到大家真的都相信她了,她才又回過頭來嘲笑大家。

    可是她沒有,她就是那樣笑咪咪的,戲謔的看在一旁,仿彿這正是她所想要欣賞的‘好戲’。難不成……

    蓋文與蒂絲震驚地互觀一眼,再同時轉眸望向若無其事的狄修靳。

    不會吧?他真的是黑魔王?!

    ……………………………

    蓋文與蒂絲就住在丘隆村旁,聽說那是神官特地派人爲他們蓋的屋子,所以看上去比村長的屋子還要更寬敞舒適幾分。

    此刻,正是晚餐時分,蓋文與蒂絲舉著刀叉目瞪口呆,早已忘了吃晚餐這件事了。在他們面前,狄修斯已經狼吞虎咽地吞下足夠他們吃上四天的食物,而他卻連刀叉都還沒有動到。待他終於酒足飯飽之後,不但盤子吃得乾乾淨淨的,杯子喝得乾乾淨淨的,刀叉也依然乾乾淨淨的沒碰過,除此之外,沒有一個地方是乾淨的。

    安亞又開始‘例行公事’了,她一邊替狄修斯擦拭手臉,一邊碎碎念。‘爲什麽你就不能規規矩矩的吃一餐呢?賽利都沒有你這麽邁遢,它只用嘴吃,你卻猛用手抓,又不是沒給你刀叉,你以爲那是幹嘛用的?裝飾品嗎?’

    ‘我已經三天沒吃了嘛!’狄修斯委屈地咕噥。

    想也是,沒她在身邊盯著,這個人就會忘了人必須吃東西才活得下去這種事。不僅如此,而且還……

    ‘那你大概也是三天沒洗澡了吧?’

    狄修斯聳聳肩不出聲。

    安亞白眼一翻。‘就知道是這樣!’於是,她扔開才擦一半的毛巾,然後板著瞼拉著狄修靳一塊兒起身,再將他轉個身,然後往他屁股上狠狠地踹過去一腳。‘那還不趕快給我滾去洗澡,否則今天晚上休想我會和你睡在一起!’

    踉蹌一步差點撲到地上去,狄修斯好不容易勉強站穩了,很誇張的歎了一大口氣之後,‘好嘛,好嘛!洗就洗嘛!’他才無奈地摸著屁股往屋後浴室去了。

    ‘給我洗乾淨點,尤其是脖子和耳朵後面,還有頭髮也要洗!’安亞的大吼聲追在後面。‘衣服不要又穿反了,洗好了馬上過來讓我替你擦幹頭髮。’好似在叮嚀小孩子一樣吩咐過後,她一轉回身來,赫然瞧見蓋文與蒂絲正以怪異的眼光盯住她,刀叉也還舉在半空中,她不覺尷尬地笑了一下。

    ‘沒辦法,他就是這樣,明明牛高馬大的一個大男人,卻跟小孩子一樣。’說著,她又坐回原位繼續用餐,雖然桌上已經沒有多少東西可以吃了。

    遲疑地放下刀叉,蓋文瞟蒂絲一眼,而後小心翼翼地開口。‘安亞……’

    ‘嗯?’

    ‘他……’蓋文咽了口唾沫。‘真的是黑……呃!風王?’

    ‘是啊!’

    ‘……天哪!’

    真的是沒什麽東西可以吃了,安亞只好拿狄修斯吃剩的羊腿來啃。‘可別說他不像,他在發飆的時候是真的很恐怖,沒有人不怕的喲!’她漫不經心地說。‘曾經爲了救我,他一個人面對一萬五千名大軍,卻在眨眼間就將他們清除得一幹二淨,連我都覺得很可怕。不過呢……’

    放下羊腿,安亞以認真的眼神坦誠面對蓋文和蒂絲。‘他是真的很愛我,而且我也很愛他,他願意爲我付出生命,我也願意爲他做任何事,無論他是魔王,或者是煞星,對我而言都沒什麽不同,因爲他就是他,一個受過創傷的男人,他需要我的照拂和守護,而我也打算這麽做,不計任何代價!’

    詫異于一向對男人沒興趣的安亞,竟然會表現出如此深切執著的感情,蓋文和蒂絲不能不感到震撼且不安了,因爲物件竟然是……

    ‘他確實是風王?’蓋文忍不住再次求證。

    安亞頷首。‘他不但是風王,而且還是我表哥呢!’這可以算是親上加親了吧?

    ‘咦?’蓋文更驚訝了。‘他還是你表哥?親表哥?’這是番外篇嗎?

    ‘是啊!他母親和我母親是親姊妹。’

    蓋文與蒂絲驚奇地互視。‘真沒有想到!’

    安亞一面擦手,一面覦著蓋文試著說服他。‘蓋文伯父,不要問我理由,但是,我是真的希望你們大家都能到風堡去住,不可以嗎?’

    ‘這……’蓋文皺眉考慮了好半晌,又和蒂絲嘰哩咕嚕地討論了老半天,終於兩人有了一致的決定。‘如果你真的希望如此的話,我們是沒問題啦!不過其他村人就……我實在不敢肯定他們會願意離開這裏。’

    ‘可是……啊!狄修斯,’眼角瞥見狄修斯已經洗好澡出來,安亞忙改口呼喚他過來。‘快過來,我幫你擦頭髮。’

    其實根本不用她招呼,狄修斯本來就打算直接過來找她,滴著滿頭水,他很自然地背對著安亞坐下,然後狀極無聊地等待安亞的伺候。而安亞順手接過來蒂絲遞給她的大毛巾,也開始熟練地替他揉擦頭髮。

    ‘狄修斯,你安排一下,讓蓋文伯父他們住進風堡裏吧!’

    ‘我已經好久沒管堡裏的事了,你自己去跟嘉肯說。’狄修斯馬上推開責任。

    ‘哦!那……’嘉肯是絕對不敢反對的,但……安亞沈吟了一下。‘嗯……再想想,搞不好神官的莊園比較合適也說不定。’

    ‘我也不管莊園裏的事,你自己去跟神官說。’推得更遠了。

    安亞不覺又翻白眼。‘是,是,你只負責吃飯睡覺,對吧?’

    ‘沒錯,所以我待會兒就要去睡覺了,你別想再叫我去洗盤子了!’狄修斯大聲說。

    順手就在他的後腦勺 K 了一記,‘還敢說!’安亞怒駡。‘你哪一次真的給我洗過了?’

    揉揉後腦勺,‘至少我洗澡了呀!’狄修斯不滿地咕噥。‘你是知道我最討厭洗澡的了!’“

    又 K 他一記。“豬!”

    狄修斯憤然的回過頭來。“你又 K 我!”

    安亞立刻用力把他的腦袋轉回去。“因爲你是豬!”

    “我扁你喔!”狄修斯威脅。

    “來呀,怕你啊!”安亞一邊挑釁,一邊使力擦,好像打算把他的頭皮都給搓下來似的。

    倘若光聽他們對罵,必定會以爲他們就要打起來了,而且肯定會打得天翻地覆,地覆天翻。然而實際上,他們雖然嘴裏鬥得凶,表情和動作卻又親匿無比,而且在親匿中還隱隱約約流露著一股無怨無侮的深情,教人看了不由得感動不已,深信他們確實是相愛的。可是……

    兩人鬥了半天嘴,安亞突然正經八百地板正了臉色,狄修斯看不見,可蓋文和蒂絲看見了,以爲安亞要講什麽嚴肅的事,兩人趕緊定心聆聽。

    “狄修斯。”

    “嗯?”

    “你知道我去見那個女人了吧?”

    “我大概猜得到。”

    “那你知道我去找她做什麽嗎?”

    “不知道,你要告訴我嗎?”

    “嗯!我……我把我的血給她了。”

    “是嗎?”

    “對,而且,我把血給基納魔神的條件是要他一出來就先殺了你。”

    蓋文和蒂絲驟然倒抽一口涼氣,不敢置信地瞪著那個一臉若無其事地說要謀殺親夫的女人。

    “這樣啊……那我還有多少時間?”

    唰一下,蓋文和蒂絲又不約而同地猛然轉過眼去瞪住那個聽說老婆要謀殺親夫,竟然無動於衷地問說他還有多少時間的男人。

    “二十一天。”

    “我想在這二十一天裏,你都沒有打算要告訴我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吧?”

    “沒有。”

    “你應該知道,我是不會乖乖讓他殺死我的。”

    “我知道。”

    “可是你還是不願意告訴我原因?”

    “我不能告訴你。”

    如此冷酷無情的對話,聽得蓋文和蒂絲渾身冷汗直冒,一個想要尖叫,一個想要昏倒,就在這時,安亞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狄修斯摸摸頭髮,突然轉開了話題。

    “擦幹了?”

    “擦幹了。”

    “好,那我們去睡吧!”

    “這麽早?”

    “我三天沒睡了耶!”

    “哇~~你真撐得住呀!”

    “我要找你嘛!”

    兩人之間又恢復了先前的氣氳,甚至更親匿,蓋文和蒂絲頓時傻眼。

    “蓋文伯父,蒂絲伯母,那我們先去睡了喔!”

    “嗄?啊,好,去……去睡吧!”

    匪夷所思地望著那一對相依相偎離去的背影,蓋文和蒂絲已經搞不清楚那兩個人到底是在開玩笑,還是腦筋有問題了。

    開玩笑的吧?

    那爲什麽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呢?

 

第二章

    就如同狄修斯所預測的,大祭師和神官不久就追蹤到他們了。

    就在狄修斯和安亞到丘隆村的第四天,大祭師他們也趕到了,那時狄修靳早已和丘隆村的村人……不,應該說是和丘隆村的小鬼們玩得很熟了,成天只聽見他們“狄修靳,來玩!”、“狄修斯,去抓魚!”的從村頭叫到村尾。因爲他雖然不搭理大人——不管是男人、女人或老人都一樣,卻拿那些頑皮的小鬼們很沒轍。

    會和小鬼們玩鬧得像個瘋子似的,甚至甘心被他們欺負到頭上去的大男人實在不多見,無論如何,這個臉蛋長得像女人,脾氣個性卻像小孩一樣既任性彆扭又幼稚頑劣的男人絕對不可能是黑魔王。

    除非是作噩夢!

    丘隆村的村人們始終這麽認爲,直到大祭師的追蹤大隊前鋒西麥來到,簡簡單單兩個字就把他們全部所有人的魂都給嚇飛了!

    當時尚未近黃昏,但是,村裏人已經陸陸續續來到曬穀場上閑坐了,而狄修斯和村中的小鬼們則早巳佔據曬穀場上一角,不曉得從哪兒搬來一大堆沙,一個大男人和十幾個小鬼就在那兒堆砌起一整排大大小小的沙堡來了。

    然後,就在村中人差不多全都聚集在一起,曬谷場已然變成一片嘈雜熱鬧的菜市場之際,突然,自近村口那頭的村人開始,仿佛見鬼似的,驚窒的靜默宛如大火燎原般迅速蔓延到整片曬穀場——除了狄修斯和小鬼們那邊,因爲他們正低頭忙著專心“工作”,大概就算天塌了也驚擾不了他們。

    常常到丘隆村來巡視的黑武士大家都認識,可是這會兒出現在村口的黑武士卻沒有人見過,而且,他比一般黑武士更爲魁梧粗獷,肅穆的五官仿佛刀削似的嚴厲,還有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氣勢,教人見了便不由自主的渾身發顫,打從心眼底恐懼。

    大步從噤若寒蟬的村人中走過,黑武士目不旁視地來到狄修斯身邊,恭謹地略彎身。

    “風王。”

    風王?!

    簡簡單單兩個字頓時引起一陣魂飛魄散的驚喘聲,那個不可能的噩夢竟然成真了!甚至有幾位老年人禁不住刺激喀咚一聲昏倒在地。緊接著,更教人心驚膽戰的,狄修斯居然一拳就將黑武士揍飛出去三尺遠。

    “混蛋,你把我的城堡踩爛了!”

    他的“城堡”?!

    刹那間,驚懼又轉爲錯愕,村人們啼笑皆非地瞄一眼沙堡上的大腳丫子,隨即又把視線拉回到眼露凶光的狄修斯那邊。

    不會吧?黑魔王竟是如此任性幼稚的傢夥嗎?

    天哪!這不僅是噩夢,根本簡直是可怕的夢魘!

    村人們臉色發青地轉向那個巨大的黑武士身上,只見他連吭一聲都不敢就連忙狼狽地爬起來,誠惶誠恐地再次回到狄修斯身邊,前一刻那種冷酷嚴厲的氣勢早已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副戰戰兢兢的神態。這一回,他很小心的不再踩到風王的“城堡”。

    “對不起,風王。”

    “說一聲對不起就夠了嗎?還不快給我回復原樣,”狄修斯指著城堡中的大腳丫子,憤怒的大吼。“要是有一點不一樣,小心我剝了你的皮!”

    “是,風王。”於是,堂堂黑武士特衛隊隊長馬上坐到地上去,在村人們不可思議的目光中,小心翼翼地重新堆砌風王的城堡。

    然而,叫他衝鋒陷陣他比誰都厲害,可叫他堆沙堡他就怎麽堆怎麽垮了。只見他一次又一次的把沙子堆到他踩出來的大腳丫子上,卻又一次又一次的崩潰下來,那麽大的個子的人頂著一張慘兮兮的臉,那副模樣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教村人們看了實在忍不住要掬出幾把同情之淚。

    當安亞和蒂絲捧著兩大盤水果出現時,看到的就是這麽一幕可笑的場景。

    “啊!西麥,你來啦!不過……”啪一下打掉某只偷摸過來的手,“去洗手!”她怒叱,然後又對西麥笑咪咪地用下巴指指慘不忍睹的沙堡。“你在幹嘛呀?”

    “風王妃,”西麥沮喪地偷眼覦向隨著一大票小鬼跑開去洗手的狄修斯。“我不小心踩到了風王的城堡,所以……啊?!”來不及說完,他便愕然愣住,因爲安亞的兩隻腳都踩到了城堡上頭,而且還故意使力踩得高聳的城堡變成扁扁的漢堡了。

    “大祭師他們呢?”安亞若無其事的踏下沙堡,再把水果盤交給狄修斯和那些小鬼們去狼吞虎咽。“沒來嗎?”

    見狄修斯並沒有生氣,西麥這才悄悄揮去頭上一把冷汗,並起身恭立。

    “他們在後面,應該就快……”

    說人人到,說鬼鬼到,遠遠的一大群人驀然出現在村口,爲首的正是大祭師和神宮,嘉肯與塔莉稍慢一步,後面則是其他特衛隊黑武士,安亞一見他們浩浩蕩蕩地湧進村於裏來,立刻吼了過去。

    “你們統統給我留在村外紮營,不要全都給我跔進村子裏來!”

    黑武士們馬上煞住腳,然後齊步向後轉,又走出村外去了。接著,輪到大祭師迫不及待地吼過來。

    “你到底在搞什麽鬼,安亞?”

    安亞嘴巴才剛張開,另一個聲音已經搶先她一步吼了回去。

    “我都沒吼過她,你吼什麽吼!”

    大祭師瑟縮了下,那個一生氣就掐他脖子要他命的傢夥他實在有點怕怕,於是眼角—瞥,神官立刻披盔戴甲上戰場。

    “你還敢說,大家一起去找人,你幹嘛半夜偷溜?”

    同樣的,這邊也立刻換人吼過去。

    “就是你,一開始就是你最奸詐了,不是你出賣我們,會有這些事嗎?”

    神官頓時啞口無言,脖子一縮,便丟盔棄甲地逃回去了,孝子嘉肯忙挺身爲養父做辯解。

    “安亞,爲了對抗魔神,神官是不得已的呀!”

    冷冷的,狄修斯斜睨著已來到近前的嘉肯。“你閉嘴,出賣我的也有你—份,虧我還一直當你是親兄弟一樣,沒想到就是你最賊!”

    嘉肯窒了窒,同樣灰頭土臉地一戰成仁了。塔莉哭笑不得地看看那個,看看這個,再瞥向一臉無奈的嘉肯。

    “你們就是專程來吵架的嗎?”

    “又不是我叫他們來找我的!”安亞反駁。

    “她是我老婆,我當然要來找她!”狄修斯更是理直氣壯。

    “不來找她行嗎?”大祭師反問。

    “我們總得要搞清楚她到底打算如何嘛!”這是神官的解釋。

    “最重要的是,沙達王妃那邊的問題一定要儘快解決呀!”嘉肯則很實事求是地如是說。

    “沙達王妃?”安亞有意無意地瞟一眼狄修斯。“她不是已經把那些怪物恢複原狀,而且離開西方大地了嗎?”

    “是沒錯,但爲什麽?”大祭師馬上又質問過來。“你去找過她了嗎?”

    “對,”安亞毫不畏縮地面對大祭師的詰問。“我是去找過她,而且已經和她談好條件了。”

    雖然早已有這種猜測,大祭師和神官聞言仍不免一驚,兩人驚疑地互覰一眼,大祭師便忙著追問,“什麽條件?”

    安亞不發一語地又瞄一眼狄修斯,而後便默默轉身走向蓋文和蒂絲的屋子。大祭師見狀更是心驚,正待追上前去逼出答案,狄修斯卻已先搶在前頭擋住他……不,是擋住所有人,臉色陰沈的他,右手還很不搭調的抓著一片西瓜呢!

    “她把她的血給那個女人了!”

    一片窒人的沈默遽然籠罩下來,然而,不過瞬間後,便陡然爆出一串更驚人的憤怒與責難。

    “爲什麽?她爲什麽要這麽做?”

    “太過分了,她到底想怎麽樣?”

    “她真的想害死所有人嗎?”

    “不,她……”狄修斯慢條斯理地環視衆人一圈。“只想害死我一個人,她把血交給那個女人的條件,就是當基納魔神出來之後,第一件事便要先殺了我!”

    全場頓時愕然。

    那個查某是不是起焇了?

    JJ              JJ              JJ

    在安亞與狄修斯的臥房裏,有一扇正對西面的窗,此刻,安亞便倚在窗櫚邊凝望著西方天際,襯著沈沈的淺藍色暮靄,夏日夕陽似乎總是特別絢麗,濃濃的橙紅中嫣染著淡淡的紫色光暈,浮蕩在朦朧的層雲間,是那般寧靜安謐又淒豔蒼涼,有一股近乎悲愴的美。

    不自覺地,安亞深深歎了口氣,悄悄的,一隻溫暖的手撫慰地搭上她肩頭,她回過頭來,是慈祥的蓋文伯父和蒂絲伯母。他們什麽也沒說,只是淡淡的微笑著,那是無言的諒解、體貼的笑容,彷佛在告訴她,無論她做了什麽,他們都能體諒她的苦。

    於是,她不由自主地脫口而出,“他們說我是神女。”

    蓋文毫不動容。“神官告訴我們了,他把他所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訴我們了。”

    “可是我不明白,精靈王爲什麽要挑選我做神女?我很自私的呀!”安亞抗議似的咕噥。

    蒂絲淡淡一哂。“沒有人不自私的。”

    “可是我也很任性頑固。”

    蓋文聳聳肩。“每個人的個性都下同。”

    “我還很暴躁衝動。”

    “嗯!這個嘛……”蒂絲揉著太陽穴,看上去一副滿頭痛的樣子,“老實說,那的確是一個很大的缺點,不過嘛……”卻忽地又笑了。“有時候也挺迷人的喲!”

    迷人?!

    安亞簡直是哭笑不得。“可是我是神女,不應該……”

    “爲什麽不應該?”蓋文打斷她的話,並反問。“你只是神女,並不是大神,憑什麽要求你做到神的地步?沒有人有資格這麽要求你的!”

    安亞呆了呆,“我倒是沒這麽想過。”她喃喃道。

    蒂絲攬住她肩頭。“但是,無論你想怎麽做,是不是該讓人明白你爲什麽作這種決定,免得人家誤會,這樣比較好呢?”

    安亞蹙眉瞟她一眼。“那如果他們無法諒解呢?”

    “那是他們的事,”蓋文聳聳肩。“只要你覺得自己對得起自己,那就足夠了。”

    困惑地來回瞧著蓋文和蒂絲,“爲什麽?爲什麽你們能夠在這種並不瞭解全盤實情的狀況下就這麽相信我?”安亞不解地問。

    蓋文與蒂絲相對一笑,然後一人寵愛地搔搔她的頭髮,一人憐惜地摸摸她的臉蛋。

    “因爲我們瞭解你,瞭解你是一個善良的孩子,你絕不會有意去傷害別人,無論你做什麽事,都是在正當理由下所作的決定。”

    如此深切的瞭解與百分之百的信任,不由得令安亞感動得淚盈於睫了。

    “你們……你們真好,蓋文伯父,蒂絲伯母,我好感激你們,真的!”

    “但還是沒有風王那麽好吧?”蒂絲露出調侃的笑容。“嗯?”

    “是啊!”蓋文附和道。“你明著說要殺他,他卻那麽坦然的接受了,不但一點也不生氣,還爲你擋住他人的責難,我想,我能瞭解你爲什麽挑中他了。”

    安亞臉紅了。“我……”

    “所以你要殺他,一定有必要的理由,對吧?”沒讓安亞有說話的機會,蒂絲又接著說下去。“至少對他,無論他能不能接受你的理由,你應該要有一個解釋吧?”

    安亞看著蒂絲,蒂絲對她鼓勵的點點頭,她再看向蓋文,蓋文同樣微笑地表達他的支援,於是,她不得不垂下眼眸深思了。

    她能說嗎?

    她不能說!但是,事到如今,她還能不說嗎?

    不,其實她說不說都一樣不是嗎?只要她堅持己念,誰也不能讓她改變主意,可是,當狄修斯知道她這麽做的後果之後,他一定會寧願犧牲自己也不願意讓她承擔那種懲罰,所以,她才不想說出來,因爲她不希望見到他痛苦憤恨的模樣。

    是的,他一定會恨她的,因爲她沒有給他選擇的機會,因爲她強迫他接受她的決定,因爲她要逼他再一次承受那種所愛的人因他而受難的痛苦。

    他一定會恨死她的!

    JJ               JJ                JJ

    夜晚的星空泛著深藍的螢光,兩顆流星先後拖曳著閃耀的光芒劃過孤寂的蒼穹,然後無聲無息地消失於深邃的黑暗之中,悵然地留下一抹絕望的依戀。

    深深歎息著,安亞終於決定回去了,身邊是始終默默陪伴著她的狄修斯。

    晚餐過後,安亞便要求狄修斯陪她到屋後的深莽松林內走走,然後,兩人就手牽手消失在松林內,也沒有交談,只是不斷地往裏走去,直到她終於有所決定。

    可是,一回到屋前,她不禁又躊躇了。

    “狄修斯,抱著我。”

    不吭一聲,狄修靳馬上把她擁入懷中緊緊抱住。

    片刻後——

    “狄修斯。”

    “嗯?”

    “答應我,不要恨我。”

    “我永遠不會恨你的。”

    於是,安亞又歎息了。

    他怎麽可能不恨她呢?

    當兩人回到屋裏之後,才發現所有的人都在等著她們,幾乎把小小的廳子都給塞滿了。坐上大家預留給他們的位置,安亞又深深吸了口氣,這才說出大家都在等待的那句話。

    “你們想知道什麽呢?”

    很多,終歸一句——

    “全部!”

    安亞苦笑。“真的要全部嗎?”

    “全部!”

    於是,安亞又考慮半晌之後,終於吐露出她一直不願意讓任何人知道的事實。

    “好,說就說!”她揚起下巴。“沒錯,風魔之所以出現在現世,目的就是爲了要毀滅基納魔神。”

    “我就知道!”神官忍不住吼出勝利的歡呼。

    “你閉嘴!”大祭師立刻咆哮過去,噴得神官滿頭滿臉的仙露。“讓她繼續說下去。”他知道對安亞而言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在下文。

    安亞瞄了狄修斯一眼,後者立刻伸過手去握住她的柔荑,這個小小的動作似乎給予她繼續往下說的勇氣。

    “我想,你們應該都知道,除了精靈王之外,所有的大神都不能直接到人界來,因爲神氣會擾亂人界的生之氣,以及大自然的靈氣,當然,它們也不可以直接幫助人類,否則會破壞人類的自然演進和秩序。然而,大神們始終都很關心人類,所以才會透過神女來幫助人類。”

    蓋文和蒂絲茫然地互覦一眼,“這種事我們怎麽可能會知道呢?”他們低低的咕噥。

    安亞先對他們歉然—笑,之後才繼續說下去。

    “不過,基納魔神之所以跑到人界來,可以算是大神的疏忽,因此無論如何,它們必須主動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帝神才會委派除了他之外,唯一能毀滅基納魔神的風魔到人界來;而爲了不擾亂人界,風魔只好依附在人類身上,至少這樣影響會小一點。而六神的任務則是在風魔和基納魔神決鬥之時,儘量保護所有的生命不至於被波及而至消失。”

    “那爲什麽……”神官困惑地瞥狄修斯—眼。“爲什麽不—開始就讓風魔來處理,而要讓巫馬王先封住他七千年呢?”

    “很簡單,”安亞聳聳肩。“因爲當時風魔尚年幼,還沒有足以毀滅基納魔神的力量。”

    “咦?可是……”神宮的表情相當意外,“風魔一萬多年前也出現過呀!而且……”說到這裏,他的目光突然避開了狄修斯,而且口氣也有點遲疑。“而且,紀錄上也很清楚的描述了當時風魔在人界造成多大的浩劫,但是,當巫馬王正准備去制服他時,他卻又莫名其妙的突然消失了。”

    安亞嗤之以鼻地哼了哼。“那才不是風魔呢!”

    “那是誰?”

    “基納魔神。”

    “欸?!”所有人皆吃驚地張大了嘴。

    “當時他只是偷溜到人界來玩玩。”

    “玩玩?!”神官不敢置信地嘟囔。“那樣只是玩玩?”

    “沒有錯,當時他只是到人界來玩玩,”安亞頷首道。“不過,也多虧了他曾溜到人界來搗蛋過,當時的巫馬王也很細心的把經過記錄了下來,所以,之後當基納魔神真正想來佔領人界時,後代的巫馬王才能夠及時封鎮住他。”

    “那爲什麽紀錄上說是風魔?”

    “因爲以一萬多年前人界的古語而言,基納的意思就是風,但以神語來講,基納的真正意思其實是魔之子;至於我們現在的語言,大家都很清楚,基納的意思是不死之身。”

    “不死之身我當然知道,可是……風?魔之子?”神官哭笑不得。“怎麽……怎麽差這麽多!”

    “少羅唆,那個不重要,現在重要的是,風魔……”大祭師眯眼盯住了安亞,“真的能夠毀滅基納魔神嗎?”他小心翼翼地輕聲問。

    “可以。”安亞的口氣毫無疑問。

    “不會兩敗俱傷或反過來被基納魔神給殺了?”大祭師的聲音更謹慎、更輕細了。

    “不可能!”安亞的回答依然毫不猶豫。“除了帝神,任何大神都抵擋不住風魔的毀滅神力。”

    “你確定?”

    “百分之兩百確定!”安亞毫無一絲遲疑。“所以基納魔神才希望能先除去風魔,因爲風魔是他唯一的威脅。”

    大祭師面孔倏沈,“那麽,爲什麽你要反對?爲什麽你要做出那種會傷害所有人的行動來?”他義正辭嚴地大聲苛責質疑。“請你說出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來!”

    他的神情不好看,安亞的臉色卻比他更臭。

    “你問我爲什麽?”唇角倏地掠過一抹嘲諷的痕迹,安亞發出冷笑聲。“在你問我之前,我倒要先問問你,爲什麽沒有人問到狄修斯會怎麽樣?”

    大祭師愣了愣。“狄修斯?”

    “是啊!”安亞眼匠的譏誚意味越加濃厚。“狄修斯會怎麽樣?你說呢?”

    大祭師再度愣了一下,隨即恍然,終於發覺真正的問題癥結在哪里了。但不知爲何,一明白問題所在,大祭師心匠深處便驀然湧出一股不安,也許是因爲安亞的口氣讓他感受到這個問題可能相當嚴重,嚴重到全然沒有一絲一毫的解決之道。老實說,他很不想問,因爲問了就得想辦法解決,但明明無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